雅文文学

首页|开元棋牌作弊器排行
/ 繁体版
当前位置:雅文文学 ? 嫡女如此多娇 ? 第50章:红尘、红梅
温馨提醒:“雅文文学”无弹窗广告,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
第50章:红尘、红梅

作者:朵花花
  第50章:红尘、红梅

  “娘,哥哥不知做了什么惹外祖生气,您快去看看吧。”

  祁氏头也不抬道:“不用管他,你外祖有分寸。”

  “可……”

  “孙小姐有所不知,将军对孙少爷向来如此,不会有事的,待会就好了。”田伯是将军府的管家,府上所发生的事自然瞒不了他,在叶朝歌收到消息时,他也收到了。

  类似的情况并不稀罕。

  陈嬷嬷把手边的活交给竹韵,走过来,示意叶朝歌到一旁,随后才道:“小姐放宽心,不会有事的,您若是不信,便去书房外看看。”

  见每个人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,叶朝歌决定听陈嬷嬷的,去书房那瞧瞧。

  带着人匆匆过去,正好见到叶辞柏揉着屁、股从书房里出来,看到叶朝歌,登时便红了脸,臊得。

  “妹妹,你,你怎么过来了?”

  “我听说你惹外祖生气了,便过来瞧瞧,哥哥,你这……没事吧?”

  “哼,他死不了。”音落,祁继仁从里面出来,望着叶辞柏便是虎目一瞪,吓得他扔下一句:“我没事,妹妹不用担心,我先回去了。”

  双手捂着臀部,一撅一拐的跑掉了。

  能跑能跳,的确没事。

  叶朝歌抽了抽嘴角,“外祖,哥哥他……”

  “你不用管他,你这个哥哥,三天不打上房揭瓦,哼,就是欠教训。”

  这小兔崽子竟然胆大包天的把自己的亲妹子给卖了,简直就是欠揍!

  转眼,祁氏带着一双儿女在将军府住了半个多月了,叶庭之派人来接了不下两次,将深情丈夫,慈祥父亲表现的淋漓尽致。

  可就是在外人眼里的深情丈夫,慈祥父亲,却每每只是打发下人来接,而他本人,却在头天离开后,便再也没有出现过!

  可是,除了叶朝歌这个从地狱归来之人以外,其他所有人竟无一人发现这一点!

  瞧瞧,这完美人设,能做到这一点,也的确是个本事了。

  在叶庭之第三次派人来接时,祁氏决定明日回国公府。

  叶朝歌暗道可惜,她还不想回去,奈何,她虽然是将军府的孙小姐,但终究是个外人,她姓叶!

  当晚,田伯安排了团圆饭。

  饭后,祁继仁将叶辞柏和叶朝歌兄妹俩叫去了书房。

  “坐吧,这里没有外人,不用拘束。”

  叶朝歌道了声好,然后让人去拿了个软垫,给叶辞柏垫在下面。

  祁继仁看到这一幕,没好气的哼了哼,“不用管你哥,惯得他。”

  然后虎目一瞪,叶辞柏吓得急忙把垫子抽了出来,龇牙咧嘴的慢慢坐下。

  外祖也真是够狠的,这都三天了,屁股蹲还没好,这几天晚上睡觉他都是趴着睡的。

  祁继仁满意了,这才道:“这几日我瞧着,歌儿是个沉稳的,待你们回去后,在你们的娘方面多多费些心。”

  “歌儿是女眷,同住后宅,你娘便交给你了,若是遇到什么难事便来找外祖,外祖给你们做主。”

  细细叮嘱了兄妹俩一番,祁继仁突然拍拍手,下一刻,书房门打开,从外面进来两个姑娘,十七八岁的模样。

  “左边的叫红梅,右边的叫红尘,她们是你们田爷爷一手带出来的,歌儿,明日你回去便带上她二人,让她二人留在你身边也能保护你。”

  叶朝歌微讶,这简直就是神来一笔啊,完全没有想到。

  这算不算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来了枕头?

  之前手头上没什么人可用,为此还琢磨过,只不过来了将军府也用不上,便暂且搁下了,谁知道,外祖将红尘红梅给了她!

  田伯亲自带出来的啊!

  田伯是谁?

  别看他现在是将军府的管家,可在成为管家之前,他可是外祖的左右手,只不过前些年在战场上伤了腿不能再上战场,便自请做了这将军府的管家。

  虽然他已然退下来,但那一身功夫却是极好的。

  她本来也不知道,还是兄长告诉她,原来在成为外祖左右手之前,田伯竟然是杀手组织的金牌杀手,在一次执行任务时,遭到同伴暗算险些丧了命,外祖那时还年轻,正好路过顺手把人救了,又想办法帮他脱离了组织。

  田伯感恩,便一直留在了外祖身边,哪怕上不了战场,也心甘情愿的留在将军府当一个小小管家。

  而由田伯一手带出来的人,且不说其他,既然外祖敢给她,便说明这俩人自是有一把刷子的。

  从书房离开时,叶朝歌便将红梅红尘一并带走了。

  回去的路上,叶辞柏看了眼红尘和红梅,大声对妹妹道:“过几日我伤好后便要回祁山了,外祖给了你红梅和红尘,如此我也能放心些。”

  叶朝歌奇怪的望着几乎是用喊的说话的叶辞柏,她耳朵不聋,不用这么喊的。

  ……

  “既然祁将军给了人,你二人便暂且撤回来吧。”

  东宫,卫韫神色淡淡的对下跪的暗卫道。

  “是。”

  风吹过,殿中归于平静,只余卫韫坐在那,他如墨的眸子掠过一丝几不可察的波动,那张镌刻的俊彦却没有一丝表情,让人猜不透他此时内心在想什么。

  良久。

  “南风。”

  南风推门进来,“殿下有什么吩咐?”

  “前去搜寻周得下落的人马可有消息传来?”

  “还没有,不过可以肯定,周得已经逃去了边疆。”南风汇报着最新消息。

  逃去了边疆,如此说来,距离上京是越来越远了……

  “让他们继续搜寻,不论死活。”清冽的嗓音没有一丝的温度。

  南风一凛,“是!”

  南风刚要下去办,想到什么,顿住,自袖笼里舀出一份花卉宴的请柬。

  “殿下,大长公主五日后在长公主府举办花卉宴,这是公主府不久前送来的请柬。”

  “你去将库房里的那盏缠丝金莲灯送去给姑母,花卉宴我便不去了。”

  意料之中的答案,南风倒也不觉得意外了。

  大长公主这几年每年都会举办一场花卉宴,名义上是赏花,可实际上却是为他们太子殿下选美,这在上京各大世家已经是心照不宣的秘密了。

  可这些年来,他家殿下一次也没有去过,按理说大长公主该消了心思才对,可谁知大长公主越挫越勇,这花卉宴这不就一直延续到了今年。

  ……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目录,按 ← 键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章。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