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文学

首页|开元棋牌作弊器排行
/ 繁体版
当前位置:雅文文学 ? 大明流匪 ? 第四百二十五章
温馨提醒:“雅文文学”无弹窗广告,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
第四百二十五章

作者:脚踝骨折
  s:感谢天下第一交锋的打赏。,

  田生兰摇了摇头,说道:“加入商会的事情到是没有提,他来找我,是希望我能帮他去找刘东主说清,把他黄家被抢的货物还给他。”

  范记商会几次进入草原的车队被抢的事情,宣府上下几乎无人不知,也都知道抢了范记商会车队的马匪是虎字旗的人。

  知道归知道,可这是在边关外被抢,范记商会自然不会承认自家车队去了草原,走私的事情完全是私下里行为,哪怕边镇的官员守将都知道这事,明面上也不会有人承认。

  所以范记商会车队被抢,哪怕明知道是虎字旗的人做下的事情,也无法依靠官府把货物要回来,只能私下解决。

  “黄云发怎么想的,刘东主怎么可能把货物还给他。”陈立云气笑了。

  虎字旗和范记商会争夺草原上的商道,本就是你死我活的事情。

  “黄云发应该是被逼急了。”田生兰端起盖碗吹了吹,又道,“这一次黄家的损失少说有几万两,足够让黄家伤筋动骨了。”

  “他那是活该。”陈立云冷笑道,“我听说黄家的铺面抵押给了别人,现在赔了这么多银子,到时候等着被收铺子吧!”

  田生兰认同的点了点头,说道:“黄家这一次完了。”

  黄家在宣府算是有些名号的大商家,即便如此,家底也就十几万两银子,这里面包括田亩,地契,商铺,宅子,真正的现银不会太多。

  这一次范记商会和虎字旗草原上争斗,范记商会连被抢的货物和低价卖出的货物加在一起,一下子赔了不少银子。

  范永斗的范家和黄云发的黄家出的银子最多,赔的也最多,两家每家都损失了几万两银子。,

  陈立云问道:“黄家的几间铺子抵押给了谁?”

  “听说是总督府的人。”田生兰说道,“黄家肯定是还不上银子了,那几间位置不错的铺面看来要便宜给总督大人了。”

  几万两银子对于范家来说虽然肉疼,却也能出得起,可黄家根本没有那么多现银,一些商铺抵押出去,换成了货物运往草原上。

  现在草原上的商战是范记商会输了,范记商会银子没赚到反倒赔进去不少,没有草原上反哺,黄家根本无力偿还那几万两银子的借账。

  陈立云突然问道:“黄云发的事情,你真准备替他传话?”

  “这话传不传都一样,刘东主根本不可能把抢来的货物还给他们黄家。”田生兰面带冷笑。

  “也对。”陈立云说道,“刘东主可不是那种烂好人,不然虎字旗也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,黄云发的打算肯定会落空。”

  田生兰说道:“就算刘东主想还黄家的货物也还不了了,虎字旗在草原上的货仓,全都给烧了,那些货物加起来足足有十几万两银子。”

  “什么?烧了十几万两银子的货!”陈立云忍不住叫出声来。

  不怪他这么激动,他们陈家所有商铺房契加在一起,也就只有十几万两银子,这等于烧了他们一个陈家。

  “别激动,不就是十几万两银子的货吗?”田生兰不以为然的说。

  实际上他在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,比陈立云还要激动,当时他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。

  “谁烧的?是那些北虏鞑子还是范记商会的人?”陈立云问向田生兰。

  田生兰说道:“是虎字旗自己人烧的,听说下令的是那位李掌柜。”

  “自己放火烧自己的东西?”陈立云愣了一下,问道,“他们为什么要烧货仓里的货?”

  田生兰摇了摇头,说道:“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太清楚,我就知道烧完了这些货物之后,蒙古右翼大汗便宣布驱逐范记商会的人,以后草原上的商道只留虎字旗一家经营。”

  “十几万两银子就这么没了。”陈立云感叹的说了一句。

  他们陈家几代人积累下来,也不过是十几万两银子的家业。

  “喝茶,一会儿茶都凉了。”田生兰用手指了指陈立云手边的茶杯,然后自己端起自己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水。

  就在这时,一名田家下人来到书房里,恭敬的说道:“老爷,梁东主和王东主来拜访您,这是他们的拜帖。”

  田生兰接过拜帖看了一眼上面的名讳,随后对陈立云说道:“梁嘉宾和王大宇两个人到我府外了。”

  说着,他晃了晃手里的拜帖。

  陈立云眉头一蹙,说道:“这两个家伙是无利不起早的主,之前在范记商会的时候,就是因为不甘心一直赔银子,从范记商会退了了出来,现在来拜访你,我看十有是他们也知道范记商会败给虎字旗的消息了。”

  田生兰微微点了下头,说道:“咱们俩想到一块去了,只可惜这两个家伙运气好,提早退出了范记商会,让他们逃过了一劫。”

  陈立云说道:“让这两个家伙进来吧,咱们正好看看他们找你来要做什么?”

  田生兰点了下头,转而对送信的那下人说道:“去把两位东主请进来吧!”

  下人答应一声,退了出去。

  时间不长,梁嘉宾和王大宇两个人被带到了书房。

  “原来陈东主也在。”

  来到书房,梁嘉宾朝田生兰拱了拱手,旋即又朝陈立云也拱了拱手。

  “二位东主快请坐,来人,上茶。”田生兰热情的招呼两个人坐下。

  王大宇坐下后,左右看了看,说道:“田东主,你这书房可真够暖和,若不是没看到炭火盆,我还以为屋里点了两三个炭火盆。”

  田生兰笑着说道:“我这里不用炭火盆,用的是煤炉,烧起来方便,比用炭火盆取暖强不少。”

  “这个就是煤炉吧!”梁嘉宾用手指了指屋中的炉子。

  “梁东主好眼力。”田生兰夸了一句,又道,“这个确实是煤炉,里面烧的是煤球,比用炭火盆干净,还暖和。”

  “这可是好东西。”梁嘉宾站起身,围着煤炉转了一圈,说道,“敢问田东主,这个东西是从哪里弄到的?回头我也弄一个,冬天烧这个煤炉取暖,比用炭火盆强多了。”

  田生兰笑着说道:“我田家的铺子里就有卖,三十两一个。”

  “回去我一定让家里的管家买上几个搁家里。”说着,梁嘉宾退回到座位上。

  平常他们家中烧的都是木炭,呛人不说,烧过后的木灰飞落的哪里都是,人在屋中呆久了时常会出现咳嗽,嗓子不舒服的情况。

  田生兰笑了笑,旋即问道:“二位可是难得的贵客,平时难得一见,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,不知二位来我府上所谓何事?”11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目录,按 ← 键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章。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