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文学

首页|开元棋牌作弊器排行
/ 繁体版
当前位置:雅文文学 ? 灵藏记 ? 第一百七十五章定海珠
温馨提醒:“雅文文学”无弹窗广告,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
第一百七十五章定海珠

作者:天青举人
  龚雪妃秀眉一皱,开口说道“慧曲门的两位修士飞往北边,应该是巧合吧。”

  苏幻天轻声说道“但愿如此,不过,就算是巧合,我们也得防备一二,走吧,多晚一步的话,不知道又会生出什么变化。”

  三人御使飞行器,往北边的星辰岛方向飞去,哪知道,刚飞出去没多远,这片岛屿还没有飞出去,刚到了小岛与湖泊的接壤处,三人就不约而同的停下脚步,落到了地面,朝着湖泊上面望去。

  几息时间过后,三道流光出现在几人的视线当中,等三道流光到了面前,苏幻天终于看清楚,最前方的是洛神门的侯可挺,模样非常狼狈,他身后有两个修士紧追不舍。

  苏幻天看向后方的两人,竟然是金石门的修士,刹那临近后,出现一个黑衣中年修士身影,他身边还有一个老者,这老者干瘦,肤色略黑,但双眼却很浑浊,整个人的感觉,似很松散的样子。

  他们目露凶光,自然也看到了苏幻天三人,也是不由一惊,紧追的脚步却是丝毫未停。

  后方左边那个金石门男修士一身黑色劲装,他速度很快,掀起一阵风,眼看临近,苏幻天目中精芒一闪,右手抬起向前一指,顿时储物袋内他的长戈兵器刹那飞出。

  长戈漂在了苏幻天的前方,没有丝毫停顿,他身躯一晃,在原地消失不见,只留下一道残影,而人却向着来临的黑色劲装大汉,蓦然一斩。

  这一斩,四周灵气扩散,覆盖方圆数丈,轰的一声,直接落下。

  那黑衣魁梧中年修士一看到苏幻天出手,看气势就知道不简单,不敢大意,他一翻手一个木剑横在身前,右手一抬,掀起不俗的气势,化作一道长虹,直奔苏幻天而去。

  苏幻天的长戈兵器可没等靠近他的身体,在黑衣中年修士的四尺之外,出现一道厚厚的防护之光,这长戈就“砰!”的一声,被弹了回来,而那黑衣修士速度不减,依然朝着侯可挺直扑过来。

  苏幻天大吃一惊,自己的炼体修为相当了得,足以比肩结丹初期修士,哪知道,在自己使出八成力道的情况下,对方却轻描淡写的接下。

  那黑衣修士在防护之光下平安无事,顿时放心下来,冷哼一声,木剑紧贴着反弹的长戈兵器而去。

  四周众人面面相觑,都看着黑衣修士身体外的防护,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他们见过擅长防御的,可却没见过……如此防护之人。

  苏幻天和金石门的黑衣修士两人都是炼体修士,走的都是快而准的路线,兵器的光花在半空闪烁,像无数条银龙,时而碰撞在一起,便是刺耳的金属摩擦声。

  那黑衣修士非常惊讶,万万没想到苏幻天是洛神门的修士,炼体修为还如此高强,竟然和自己不差上下。

  他一咬牙,双指横眉,朝着眉心一点,一片金黄色的符文闪现而出,随后符文轰然破碎,散落的金色光芒遍布他的全身。

  只是一息时间,他的身躯暴涨许多,足有两丈高,身上的黑色劲装也走了变化,一片片的鳞甲在黑衣上一闪而没,看起来坚固万分的模样。

  手中的木剑轰轰之声滔天,颤抖几下,咔咔声下立刻碎裂,到了最后,直接就崩溃爆开,接着青芒一闪,一个一丈有余的骷髅头手杖幻化出来。

  骷髅头手杖被他仅仅握在手里,犹如铁甲力士降临一般,威风八面。

  苏幻天一愣,望着对方的鳞甲和手杖,有些迟疑不定起来,暗道“这是?”

  那黑衣修士旁边的干瘦老者也是一惊,随后狠狠地说道“能够让颜师兄使出宗门秘术,你也可以瞑目了!”

  侯可挺急忙说道“苏师弟小心,他的手杖极为诡异,硬接不得!”

  苏幻天闻言点点头,没有任何言语。

  那干瘦老者看到侯可挺说话,不仅愤怒的喊道“小子,走着瞧,一会让你好看!”

  黑衣修士面色森冷,喝道“住口!不要再说了!”他打断干瘦老者的言语,声音冰冷而疏离,犹如他手中紧握的手杖,冷冷泛光,让人从心底冒出阵阵寒意。

  那金石门的老者脸色一变,不敢再言语。

  他猛地一个晃身,原地出现数道残影,这些残影不分彼此,指缝突然一紧,手杖发出的黑光如闪电般顺着骷髅头而上,与此同时他的一双瞳孔彻底变成了金色。

  旋即他起身,寒光化成圆弧,瞬间以先前数倍之力出手,一息时间之内,数道残影在他和苏幻天咫尺之间迅速游走,出手十多次,杀意纵横成冰冷的寒雾,甚至没人能捕捉到那手杖的走向!

  苏幻天把长戈兵器往身前一横,展开身法,连续接住对方的十多次攻击。

  “噼里啪啦!”一阵惊天爆鸣,周围的灵气刮起一阵旋风,直吹的旁边几人立足不稳。

  二者的兵器几乎在这撞击传出的刹那,长戈兵器竟然轰然崩溃,苏幻天一冲而出,瞬间穿梭碎裂的兵器碎片,连退数步才算站稳脚步。

  那黑衣修士占了上风,却没有趁势追击。

  苏幻天站稳脚步,抬起手掌,手中的长戈兵器消失不见,就连手掌也是鲜血淋漓。

  那黑衣修士突然问道“真月锏法!这可是金石门的不传之秘,你从何处学来?”

  苏幻天闻言一惊,听到对方问话,他才仔细看了一眼。一刹那苏幻天只觉得他双目如电,仿佛能劈开暗夜,但那犀利地目光只在他脸上一绕,就立刻收敛。

  苏幻天心想,对方炼体修为非常恐怖,眼光也非同一般,仅从一式手法上就能够看出来是何武技,看来今日要费一番手脚了。

  侯可挺插口说道“嘿嘿!什么金石门的不传之秘,打不过了,就说我师弟使用了你家的武技了,真是滑稽!”

  那黑衣修士仿佛已经习惯了侯可挺的言语,也不生气,继续朝着苏幻天说道“这位道友姓甚名谁,可否报上名来?”

  苏幻天淡淡的说道“姓苏,名幻天。”

  黑衣修士听完,有些疑惑起来,苏幻天,这名字非常陌生,在他看来,能够和自己一较高低的只有云奕了,不过未曾听闻云奕在炼体一道上有什么与众不同。

  苏幻天反问道“这位道友如何称呼?”

  黑衣修士还未说话,他旁边的老者突然说道“告诉你们,你们可听好了,这是我金石门的大师兄,颜墨卿!”

  颜墨卿,竟然是他!苏幻天和龚雪妃,沈冰南,包括侯可挺全是惊异不定的模样,不过几息后,几人面不改色的站在原地,也有些明白了,能够和苏幻天战斗的不分上下,甚至略高一筹,也绝非无名小辈。

  据传闻,颜墨卿修道一百五十年,背景有极大来历,父亲俱是金石门的元婴高人,从两三岁起,便照宗门秘传心法,用秘制真药浸炼筋骨,一面再以人力传授训练,他天赋又好,生具神力,机缘重重,再加上刻苦修炼,一身实力足以比肩结丹修士。

  颜墨卿突然说道“道友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?”

  苏幻天淡淡的说道“这个无可奉告!”

  其实他的武技碎梦刀法和真月锏法真是金石门的武技,是当初在田富敏几人手中得到的,不过这些话,他是不可能说出来的。

  颜墨卿压下怒火“俗话说,冤家宜解不宜结,金石门和洛神门又是无边沼泽的两大正道宗门,没必要为了一件法宝大动干戈吧。”

  苏幻天听完这话,不禁往侯可挺身上看去,问道“侯师兄,什么法宝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侯可挺无奈的说道“是这样的,师兄我一开始被传送到一片湖面小岛上,那岛只有数百丈大小,在上面还有一个修士洞府,据为兄推测,那应该是一名结丹后期修士的洞府,洞府之中,有一法宝,定海珠!珠有二十四颗,攒成一串。会放出五色毫光,使人睁不开眼,是非常珍贵的攻击宝物。”

  沈冰南问道“你先得到定海珠,然后金石门的修士就来抢?”

  那名干瘦老者闻言,愤怒万分的说道“胡说八道!是他抢我们的!”

  侯可挺却说道“定海珠谁也没有得到,还在那个小岛附近里呢!”

  沈冰南愕然的说道“你没有得到吗,那这是争抢的什么?”

  侯可挺有些尴尬的模样,说道“是这样,在我们争抢的过程中,定海珠飞了!我早告诉他们了,可他们不相信。”

  苏幻天也惊了,重复道“飞了!怎么飞了?”

  侯可挺郑重的说道“从洞府里飞到不远处的湖泊中,消失不见了行踪。”他说完,有些无奈的摊摊手。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目录,按 ← 键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章。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