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文学

首页|开元棋牌作弊器排行
/ 繁体版
当前位置:雅文文学 ? 向胜利前进 ? 第1114章 金三!
温馨提醒:“雅文文学”无弹窗广告,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
第1114章 金三!

作者:火树
  二楼雅间内李靖、二嘎子、马宏吉、马宏鑫四人。( )

  金三仅仅是陪坐了一小会儿后,亲自去掌勺了。

  不过,让李靖微微感到诧异的是:虽然这个金三只是陪坐了一小会儿,也没说几句话,可是,却时不时偷偷地瞄过来一眼,那眼神,有愤恨也有克制。

  让李靖忍不住琢磨:难道这个金三也是受当年土匪联盟进攻村子时所害?

  想到这,李靖含蓄的问起金三这腿是怎么回事?

  李靖苦笑着摇摇头没说话,倒是一旁的马宏鑫真不愧是心直口快,尤其面对自己人的时候,那真是有什么说什么。

  鄙视了李靖一眼后,立马一股脑的全都倒了出来。

  果不其然,跟李靖分析的一样。

  别看这个叫金三的汉子腿脚不方便,可要说起马宏吉心最信任的人,此人和老管家并列第一。

  老管家一辈子待在马家,服侍了着马宏吉父子两代,忠心和能力自然都没的说。

  而这个叫金三的汉子,却是马宏吉亲手扶起来的精神象征,或者说是马宏吉给手下们竖立起来的期望——对于忠心耿耿效忠马宏吉的人的奖励和鼓舞。

  几年前,马宏吉不小心被土匪劫道,双方一言不合火拼起来。土匪们早有准备,打了马宏吉等人一个措手不及,马宏吉这边伤亡惨重。

  而马宏吉突围后,身边的人死的死,散的散,只剩下两个护卫了。

  另一个护卫去引开土匪,而金三却背着腿部受轻伤,实在跑不动的马宏吉藏在附近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山洞里。

  因为土匪发现当后,在附近仔细搜索了整整三天,马宏吉他俩也藏了三天。

  当时,金三身带着一个大水囊,可只带了两个馒头,根本不够吃。

  马宏吉却也讲义气,一人一个馒头。

  三天内靠一个馒头,饿的厉害。哪知,第三天,金三却又递给马宏吉一个馒头。

  原来,金三舍不得吃,偷偷地把这个馒头藏了起来。

  马宏吉当时是流着泪吃了这个馒头,却把最后一点放在金三手,并发誓:今后金三只要拿着这一点馒头来找自己,但有所求,无不答应!

  三天后,张老太爷亲自带人来,打跑了土匪,救下了两人。

  从此,金三成了马宏吉的铁杆心腹。

  后来,李靖带着土匪联盟攻打马家坡村,金三奋勇杀敌,眼看着土匪要打到马府了,却有两个土匪翻墙而入,金三立马一枪干掉一个,而另一个只是被金三打伤,却对两个小少爷举起了枪。关键时刻,金三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两个小少爷前面,但那土匪枪法不怎么好,临死之前只是打伤了金三的左腿,从此,金三这腿有点瘸了。

  而一个瘸子,是无论如何也当不了马宏吉的护卫队长了,只得提前退休。

  当时,马宏吉当众问金三要什么奖赏,一时没回过神来的金三还傻傻地说不要。还是一旁的老管家不断的给他使眼色,他才明白:马宏吉之所在一打退土匪后,迫不及待的以当众这么问,是要演戏给大家看:大家都看看,手底下的人对我忠心耿耿,而我马宏吉也无愧于大家的这份忠心,哪怕是受了伤,落下了残疾,我也会给他安排个满意的结果,绝不会叫大家白白为我伤亡。

  于是,金三只得很道的说自己没别的爱好,是图个嘴馋。

  而马宏吉也果真大气,当场把自己在村里的酒楼连同厨子和店小二,一起送给了金三不说,还给金三一百块大洋当启动资金——因为地理位置的特殊,加人口众多,再加马宏吉不许别人在村里及其周围开酒楼,因而,这座村里唯一的酒楼生意十分火爆。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送给了金三,可见,拿得起放得下,不为钱财,只为目的的马宏吉绝对是个做大事的人。

  最少他咦具备了做大事的一些必备条件:心态、能力、眼光和经验,缺的只是一个运气而已。

  “哎呀呀!你怎么不早说?”李靖‘大惊失色’的边站起来边说:“不行!我得先给他赔礼道歉去。”

  马宏吉果然也是个道的,赶紧起身一把拉住李靖,道:“老李,用不着这样。我早说过了,过去的事一笔勾销,现在,完全没必要再这样。”

  李靖自然也懂得‘面子是别人给的,却是自己丢的。’李靖虽然有着话,甚至有这样的行动,可自己该展示出来的诚意,必须得展示出来,尤其是对马宏吉而言,更得要展示出来了。毕竟,马宏吉是马家坡村的土皇帝,无论是影响力还是能力,都必须重视……说的直白点,自己想要完成任务,想要在马家坡村和平驻扎,个人来说,首先一定得要取得马宏吉的谅解和帮助,然后才能循序渐进,要不然,肯定得坏事。所以,李靖才会如此大方,一见面给马宏吉送了重礼。

  当然,得到的效果果然也很不错——马宏吉真的很帮忙。

  “老李,当年毕竟是我不对,自己犯下的错误,必须由自己去弥补,要不然……”

  话不都没说完,被李靖一边按着坐下一边打断:“老李,你先坐下,这件事情,你听我的行了……最多,等下喝酒的时候,你给马三敬杯酒,当时道歉了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没什么可是的,你放心,马三是条拿得起放得下的好汉。”说完,还对李靖使了个眼色,李靖这才在一脸不解坐下。

  “老李,你别怪我说话直,我是真拿你当朋友看,才这么说的。”

  李靖立即笑道:“既然是朋友,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。”

  “其实,二毛刚才的话有一定的道理,你确实应该先选一个突破口,这样才容易让别的村民接受,要不然,如二毛说的那样‘别人都不接受你的赔礼道歉,要是他接受了,那岂不是打大家的脸,跟大家过不去吗?’”说到这儿,李靖看了眼正聚精会神听着的马宏鑫,淡淡地说:“当然,这也怪不得你,毕竟,你对村里的村民和情况不熟悉,找不到突破口也很自然。”

  马宏鑫却有点恼怒了:你俩说话,你看我做什么?而且,再配你这话,你这不是说是我的问题了吗?这才真是‘神仙打架,烦人遭殃。’

  心直口快的马宏鑫当然不干了,立马瞪着马宏吉问道:“哥,你这么看我做什么?”

  “老李对村里的请款不熟悉,难免会出点小错,可你也不熟悉?”马宏吉没好气的说:“你这脑子不要成天知道武刀弄枪的,遇到事情,不能好好想想?”

  “这个……我这不是没来得及想嘛。”嘀咕了一句后,马宏鑫低下头,拿起茶杯,用喝茶来掩饰自己的尴尬。

  倒是一旁的二嘎子还好心的给他添点茶水,让马宏鑫有些感激的看了他一眼。

  “不怪宏鑫同志,是我自己考虑不周。”李靖自然不可能把责任全甩给别人,当即笑道:“不过,老马,你既然都这么说了,那一事不烦二主,劳烦你给指点指点?”

  马宏吉笑着说:“我这不是带你来了吗?”

  李靖一愣,随即醒悟过来。

  论身份,金三当年可是马宏吉及其全家的救命恩人,并且多次拼命保护马府众人,可谓忠心耿耿,绝对是后来者的效仿对象。

  论地位,金三当年是村里护卫队的大队长,是马宏吉心腹的心腹。

  论威望,不说当年的金三,只说现在的金三可是被马宏吉一手捧起来,要给手下做一个榜样的典范,这威望自然很足……说的直白点,有他带头,自然能对一部分人起到引导作用,而李靖现在最缺的是这样的突破口。

  论伤势,金三虽然没有被打死,却瘸了一条腿,对个人形象和生活,以及未来,都绝对会发生大变化……说的难听点,要没有马宏吉这么封侯的奖励,金三现在的日子绝对艰难。所以,要说起仇恨,金三绝对能在全村对于李靖当年之事的悲愤排前三。

  反过来说,只要能从金三这里打开突破口,那会让村民潜意识形成的拒绝李靖赔礼道歉的联盟瞬间土崩瓦解。

  别的不说,大家一看连金三都原谅了李靖等人当年之恶事,那么,自己这点小仇恨又算得了什么?

  如此一来,会形成和现在一模一样的局面,只不过是调转过来而已:只要绝大多数人接受,那么,算有极少数人心里抵触,也不得不碍于情面而接受,最少,他们表面会如此,否则,等于不给左邻右舍面子:我们都接受了人家诚心实意的道歉,你紧抓着不放,这不仅仅是打我们的脸面,而且还显得你小肚鸡肠。

  “没说的,来!老马,我以茶代酒,敬你一杯。”说着,李靖拿着茶杯站起来,双手端茶对马宏吉一礼,道:“一切都在这杯茶里。干!”

  “干!”

  随后,几人聊起了别的,如同刚才之事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  不久,金三亲自带着小二,端着酒菜来……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目录,按 ← 键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章。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