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文学

首页|开元棋牌作弊器排行
/ 繁体版
当前位置:雅文文学 ? 向胜利前进 ? 第一百三十六章 百姓之怒(六)
温馨提醒:“雅文文学”无弹窗广告,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
第一百三十六章 百姓之怒(六)

作者:火树
  淡然转身,平静的一步步走到张青山面前。 ()

  看都没看张青山,只是默默地低头,右手缓缓地抓向张青山右腰间的盒子炮——这把盒子炮可不是张青山的,而是钱贵贵地,连枪套一起缴获过来,张青山还未来得及处理。

  抓住枪柄提了一下,被枪套卡住,姑娘不得不用双手去拉扯。

  “哎呀!我说姑娘,你怎么能抢我的枪了?虽说这把枪是我从钱贵贵身上缴获的,在上缴之前,他确实是我的好不好?我说你怎么不听,反而还抢的更厉害了?”

  那姑娘本恨毒了钱贵贵,一听这枪是钱贵贵的,此时,就算让她去用别人的枪,恐怕她也不会同意……张青山如此特意说明,也算是想把事后的责任一力承担了。

  更绝的是,别看张青山嘴上这么说着,看似责怪,可实际上他边说右手边看似无意的从枪套外划过,枪套的扣子一开,姑娘很顺利的抢到了盒子炮。

  同样没有看任何人,也没有任何情绪。

  淡淡地转身,缓缓走到钱贵贵面前,看着被吓的几近昏厥的钱贵贵,姑娘双手缓缓地举起枪,枪口对准了钱贵贵,扣动扳机,却没有枪声响起……

  姑娘没有转身询问别人,而是收回枪看了看,然后,又把枪口对准钱贵贵。

  “姑娘,一看就知道你没玩过枪,你这么做是不对的……”既然已经担责任了,再多点,张青山也不在意,还不如好人做到底了。所以,他走上前,从姑娘手中抓过枪,边示范边解释:“你看,必须得先打开保险……如此,扣动扳机,枪才会响。”

  姑娘没有道谢,甚至连道谢的眼神都没出现,只是淡然的接过枪,淡然的转身,淡然的把枪口对准了钱贵贵,淡然的扣动了扳机。

  “啪!啪!啪……”

  从第一声枪响,到最后出现空饷声,姑娘如同机器人一般,淡然的一枪一枪的打,无视钱贵贵地挣扎,无视钱贵贵已经气绝,甚至连钱贵贵地身上飚溅出来的献血,不仅溅到了她身上,有几滴还溅到了她的脸上,可她的脸皮脸没有任何反应,就好像这飞溅的不是鲜血,不!应该说就好像这具身体不是她自己的一样。

  整个过程除了枪声外,可谓鸦雀无声。而给人印象最深刻的却是姑娘的平淡,从开始到现在,她一言不发,杀人都杀的如此平淡,尤其是她的眼神,古井不波,仿佛她杀的不是人。要知道,从姑娘抢枪却不知道枪套的作用;扣动扳机,却不知道打开保险,这两方面就可以判断出,这位姑娘是第一次接触枪,更是第一次杀人。一个深闺豪苑中长大的大小姐,平时连杀鸡的场面都见不到,又怎么可能看见杀人的场面,可偏偏她现在杀的却是如此平淡,但正是这种平淡,让人有种胆寒的心悸。

  就如多年后张青山接受采访,说起这事时所评论的那样:做人还是不要做绝的好,要不然,你泯灭人性的对待别人,等待你的也就只有被人泯灭人性。这种因果报应,我深信不疑。

  “咔!咔!咔!”

  子弹已经打光,钱贵贵身上早就被打成了筛子,可姑娘还是本能的一枪接着一枪扣动扳机。

  “姑娘,子弹已经打光了,你的仇人也被你亲手打死了。”张青山上前一步,从姑娘手里抢回枪,嘴里却叹了口气,道:“这口气,出了。”

  姑娘扭头看了眼张青山,又转身看了看周围的人,最后转身看向钱贵贵的尸体。

  突然!

  “啊~!”姑娘捂着脸,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。这声惨叫,却让众人寒毛倒立,有种大白天听见鬼叫的感觉。由此可见,姑娘内心深处有多么的悲愤。

  张青山正想着该怎么安慰这个姑娘,哪知,姑娘却转身对张青山磕了个头,还没等张青山说话,她又对周围的人磕了三个头,抬起头时,已经泪流满面,凄凉中的美丽,让人格外的印象深刻。

  “各位的大恩大德,小女子今生无以为报,只能下辈子结草衔环报答了。”

  一听这话,张青山心头大叫一声“不好!”这姑娘显然是要寻死了。

  张青山下意识的就一把抓向这姑娘,谁知,对方死志已定,一头撞在石阶的边角,消香玉损。

  张青山手里只抓到一块布,可眼神却看着姑娘,嘴里喃喃地说:“你这又是何苦了?这不能怪你啊……”

 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这一幕,哑口无言。就连被绑在一旁的钱贵贵的那几个心腹,也都看的目瞪口呆,惊恐万分,他们怎么也想不到,平时这些老实巴交或者娇滴滴地手无缚鸡之力的人,怎么能有这么大的狠劲,不仅平静杀敌,还能淡然自杀,这还是那些被他们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的弱女子吗?

  最先回过神来的人立即大叫着冲上去,抱起姑娘,检查伤势,结果,姑娘已经气绝。

  李红辉吩咐战士将她好生安葬后,仰天长叹一声,道:“好一个贞烈的奇女子,此事当刻碑立转,警示后人。”

  众人纷纷点头。

  在吩咐周宝玉去给后面的四十九团传讯,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他们,并请他们立即派人紧急赶来,共同维持县城的治安——不得不调人,因为这帮兵痞地痞把事做的太绝,城里无论是大户还是老百姓,都恨不能吃他们的肉,喝他们的血。此时,有些漏网的兵痞地痞被抓住后,活生生地被打死,等突击连的战士赶到,只能给他们手势。这总动乱虽然现在只是针对兵痞地痞,但最多的兵痞地痞现在被突击连关押着,一旦百姓的怒火没有得到彻底的发泄,谁能保证在‘有心人’的挑唆下,他们不会冲击关押的地方?到那时,一个不好,可就真成了大事件了。

  当然,从个人的角度出发,张青山也不是杀人狂,在他心里的那杆秤中:如果只是敲诈百姓钱财,那还罪不至死,可要是手上有人命案,又或者奸污妇女,那被打死也活该,他每每一想到那个不知姓名的姑娘的眼神,就恨不能亲自一刀一个活剐了这帮王八蛋。但他又明白纪律和政策,所以只能克制着,这大概就是红军战士和普通百姓的区别所在吧。

  好在事前部署完整,大家各司其职,张青山这时的作用反而不大了。他努力克制着心头的这股邪气,却又对任何事都有点心灰意冷,干脆蹲在城门口的墙角下,喝着水,抽着烟,冷淡的看着一切,脑子里却全是那姑娘平淡的过程,尤其是杀人时那双平淡的眼神。

  “这就是带兵解救你的红军长官,快,你们俩都快给长官磕头道谢。”

 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直到感觉有人好像在对自己说话,正发呆的张青山茫然的扭头看去,却见李老三正对他的儿子儿媳说,而他俩也已经跪下,正要磕头。

  张青山现在最怕的就是磕头,本能的吓了一跳,顾不得多想,赶紧上前扶起他俩。

  好生安慰了一番后,想了想,忍不住把李水保叫到一旁,语重心长的说:“水保,咱们都是男人,对吧?”

  “恩!”李水保不明所以的看了张青山一眼,点头。

  “男人天生就应该保护好自己的女人,对吧?”

  “恩!”李水保不解的看着张青山。

  “要是因为自己的失误而没保护好女人,让自己的女人受到欺负,那可千万不能怪自己的女人,而应该怪自己,你说,我说的对么?”

  李水保虽然老实,但他不是傻子,总算是明白张青山要说什么……刚才那个姑娘被钱贵贵奸污后又羞辱,无颜活下去,所以在报仇雪耻后自杀了。张青山担心这样的悲剧再次上演,因而,想委婉的开导一下李水保。

  “张大哥,谢谢你们,要不是你们及时解救,我媳妇恐怕就真的被那帮畜生祸害了。”

  “额~!水保,你就当我刚才是在放屁,什么也没说。”原来救的及时啊!那自己刚才的话听着可就像是希望他媳妇被人那啥了,这得多不厚道啊!张青山难得脸色微红,赶紧岔开话题:“回家后,好好对待你媳妇,要不然,我可饶不了你。毕竟,再怎么说你媳妇这次也是我帮着救出来的,你要敢对她不好,我们有义务一管到底。明白不?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李水保点点头后,左右扫了眼,小声道:“对了,张大哥,那边临时关押人的地方,有好多老百姓在哭诉,好多人在找你。你还是快过去看看吧,要不然,我怕会出事。”

  用屁股想想也能想到:此时,能到那个临时关押人质的地方哭诉,不用说,肯定是他们的家人被这帮地痞兵痞给祸害了,他们想请红军帮着报仇,杀了那些被捉的地痞兵痞。而这种事别说下面的战士,就是张青山也不好自作主张,得上报给组织,获得批准后,进行公审大会,再公开枪决民愤极大的犯人。

  跟李老三寒暄几句后,分开。张青山带着几个战士来到临时关押人质的地方,隔得老远,就见到黑压压一群人跪在大门口,哭诉声、哀嚎声、怒骂声……远远就能听见,果然跟张青山猜想的一样。

  你是红军战士,是连长,不能冲动,克制,一定要克制……心头自我安慰着,勉强克制住了怒火,却沉着一张脸色,大步走过去。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目录,按 ← 键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章。
推荐阅读